關於部落格
  • 12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告訴自己:我值得!

每個星期二,我固定回台北,和一群志工媽媽們一起學油畫。

我的這群「同學」們,其中有小姑獨處者,但大多是全職家庭主婦。她們的丈夫個個忙碌:有的是「台幹」,兩岸三地到處跑 ; 有的忙於業務,世界各地到處飛 。她們的孩子有的已經不小,今年剛考完大學 ; 有的還是小小孩,成天拖著跟前跟後。


一起畫畫的早上,我們總是手裏揮灑著油彩,嘴裡天南地北的聊著:從國家大事、社會新聞,到誰家老公如何如何、哪家百貨公司正在特價……,一群女人咭咭呱呱,三姑六婆,抱怨的抱怨、八卦的八卦,然後到了下午四點,大家就如聽到鐘聲十二響的灰姑娘,一哄而散、各自歸家。

這其中,我當然是個特殊分子-----我有自己的事業、自己賺錢。然而,你可別以為我是其中最忙碌的女人-----這些全職媽媽除了每天都要回家洗手作羹湯、伺候老爺、少爺之外,他們要做的事情,往往比我還要多上數倍。

同學A,公公得了失智症,每天只要一接到婆婆來電,就要立刻前往救援。無論是買菜買了一半,或是畫畫畫得正開心,都必須要隨傳隨到、全年無休。

「你婆婆為什麼不打給你老公?」

「打給兒子有什麼用?他要上班啊!就算下了班,他也懶得去,我公公的病已經很多年了,他根本不想聽他媽媽數十年如一日的抱怨。」

「那叫他們兄弟請看護啊!幹嘛每次都是妳去。」

「因為我大伯沒錢啊!我嫂嫂要上班。妯娌之間就只有我沒上班,我不去怎麼辦啊!」

同學B,身為長媳,先生在對岸工作。只要老公一通電話,她就得放下畫得正起勁的畫,跑銀行、跑稅務局、保養汽車、幫公公掛號、幫婆婆準備拜拜的三牲禮品…...

「為什麼什麼事都是你?」

「沒辦法,我老公在大陸,三個月才回來一次。他家的事,我不處理誰處理啊?」

「他回台灣的時候呢?怎麼還是你在做?」

「他難得回來休一次假,他說他要休息,要去跟朋友踏青、釣魚,沒空啦。」


同學C,先生得了慢性病。她每天除了要為老公調理少油三餐、照顧年幼的孩子,早晚還要跪在地上幫老公穿鞋、脫鞋。

「你這瑪麗雅也未免太心甘情願了吧?」

「那怎麼辦?婚都結了,孩子也生了。他生病,我總不能不管他吧?」

「那你老公一個月付妳多少錢?」

「哈哈,你在開玩笑吧?我是他老婆,他給家用就不錯了,哪來錢啊?」

可別小看這群柴米油鹽、七嘴八舌的女人,其中不乏從知名學校畢業、或是曾在知名企業上班、享有輝煌歲月、驚人收入的時尚女郎。在了解每一個人的背景、過去之後,我常常目瞪口呆地問:
「妳條件不錯啊!為什麼甘願回家做個全職家庭主婦?」

往往,回答我的都是一個伴隨苦澀的微笑:
「我丈夫工作時間長,回來時間少。如果我再去上班,可憐的是孩子啊!他們得在安親班待到晚上七、八點。」

「我希望孩子每天回家都可以吃到健康的三菜一湯。」

「我先生希望我回家,不要上班,這樣他才能夠盡全力拼事業。」

「我公公婆婆需要人照顧,那時我先生事業剛起步,只好我辭職。」

我常常看著眼前這一張張簡單樸素的容顏,溫婉認命的微笑,心中泛起無限敬意。因為,要有多大的愛及包容,才能讓一個女人願意無條件的犧牲自我成就的機會、付出半輩子的青春歲月,每天重複又重複的做著同樣的家務,如此無私的奉獻自己、照顧兒女、照顧公婆家毫無血緣關係的親人,為的是去配合、去成就一個男人、一個家庭?

有一次,我的其中一個同學怏怏不樂的來畫畫。她的一兒一女都非常優秀,分別考上了名校,理應歡欣鼓舞才對呀!在大家的探問下,她終於悶悶的說出了緣由:

原來,前一天,她騎摩托車,載著剛考上建中的兒子去住家附近採買開學要用的物事。她一邊騎、一邊殷殷叮囑著兒子注意一些小事。沒想到,兒子不耐煩的回她:「媽媽,我們都已經長大了,你不要老把我們當小孩看待,把注意力都放在我們身上。你有沒有想過,你的人生意義究竟在哪裡?除掉我們,你到底有沒有自己?」

她說,當場,她張口結舌,被兒子一番尖刻刺心的言語,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只覺得眼眶一熱,淚水撲簌簌的沿著面頰流下來。就這樣,她一路流著眼淚,沿途的風,雖然吹乾了她臉上的淚痕,卻吹不散她心頭的陰影!這些年的辛苦、委屈,一霎那全部湧上了心頭。倏地,她對自己的人生也產生了懷疑:

「我這樣辛苦的照顧生病的公婆、養兒育女,這是我要的嗎?值得嗎?這就是我的成就嗎?」

就在那一刻,我們在場的所有女人,都沈默了。

而我,內心更是羞愧萬分。因為,她兒子的這番話,在30年前,我曾經也對我那家庭主婦的媽媽說過。

我想,當時我母親心中的感受,應該就跟她一模一樣吧?

家務,常常是最沒有成就感的一個工作,每天做,根本沒有感覺 ;  然而三天不做,就好像家裡從來沒整理過一樣!

家庭主婦,更是如此。她不支薪,做的是大家都不愛做的事,而且每天重複又重複、無聊指數第一名。然而,一旦少了她,卻是萬萬不可:老人的專業看護、療養院通常動輒數萬元一個月,孩童保姆,台北市約兩萬起 ; 更別提外聘的家事員了,四小時1500已經算是低廉。難怪國外曾有統計,如果將一個全職家庭主婦的工作換算成聘用員工的薪水,一個月大約要六萬元台幣!

當然,以台北市來說,有九成的職業婦女,更是肩負家庭與工作兩頭燒的責任。他們白天一樣上班、工作,下班回到家,便立刻化身為家庭主婦,擔負起照顧家庭、養兒與女的責任。甚至,家務事也大多落在他們的身上!

所以,每個月為老公省下六萬元的全職媽媽、職業婦女們,好好地愛自己一下吧!

每周放自己一個下午的假,看場電影、喝杯咖啡,或是像我們畫畫班的好同學一樣,上一堂自己喜歡的課,就當作是給自己的一份禮物。

藉由這份給自己的禮物,讓自己感受一下,自己的價值:

因為我的任勞任怨,丈夫才能無後顧之憂;
因為我的宜室宜家,孩子才能擁有健康幸福;
因為我的犧牲奉獻,這個家庭才得以圓滿。
給自己一份禮物吧!親愛的主婦們,告訴自己:我值得。


來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blogs/culture/告訴自己-我值得--073321975.htmlcoach包包型錄 COACH官網 LV LV官方網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